海南飞鱼有直播吗
當前位置:首頁 > 宏觀 >

袁世凱寵愛女兒 不嫁皇帝溥儀也只哈哈一笑

有一妻九妾,十七個兒子,十五個女兒。袁世凱死后,袁氏大家族陷入劫難,文革時期,一些袁氏后人甚至不敢姓袁,改為姓“周”和“方”——表示避難不忘祖,內心深處仍有一個“圓(袁)”。到了改革開放時期,袁氏家族又慢慢聚攏起來,這是一個龐大的家族。

《袁家有故事》對歷史材料進行深入挖掘,并探訪了健在的袁家后人(主要是袁的孫子、曾孫輩),讓一個家族的悲歡浮出水面。其中,最讓人感興趣的是袁世凱本人。親友后輩心目中的袁世凱,和教科書中的那位“竊國賊”,自然有所不同。

孝子的刻骨傷心事: 官再大也無法合葬父母

袁世凱兄弟六人,只有老二袁世敦是正室所生,其余五人均為如夫人劉氏所生。

這位袁世敦當年參加科舉考試不中,出錢捐了個“鹽大使”的虛職。任山東巡撫期間,袁世凱疏通關系,給袁世敦謀了個小官職。后來山東鬧義和團,洋人抗議后,清廷處理了一批鎮壓不力的官員,袁世敦也被撤職。

袁世敦遷怒于袁世凱,怪弟弟在關鍵時刻沒能幫忙說情。兄弟兩人的關系從此鬧得比較僵。但要說徹底反目,還是因為葬母一事。

袁世凱是個有名的大孝子,在任山東巡撫期間,他把生母劉氏夫人接到濟南照顧。不久母親病逝,袁世凱十分傷心,袁家兄弟幾經協商,最后定在次年秋天將劉氏厚葬。到了第二年秋天,慈禧太后專門下旨,賞予40天喪假,并加恩賞給劉夫人正一品封典,派河南巡撫專程前往項城致祭。

這顯然是極高的待遇,這時袁世凱已是直隸總督,在官場上春風得意。他親自帶著仆從及大批地方官員數百人,浩浩蕩蕩開赴項城。葬禮盛況空前,地方官項城知縣僅有資格擔任陪祭的知客先生(接待員),而臨近的淮陽縣知縣,連這個資格都沒有,只能在賬房打雜。

然而,袁世凱萬萬沒想到,在這個關鍵時刻,二哥袁世敦以嫡子的身份,竭力反對劉氏與他們的父親合葬,理由是:有資格與父親袁保中合葬的,只有他的生母也就是正房夫人,而偏房劉氏,只能葬在旁邊,另砌一座小墳……

袁世凱大怒,兄弟二人幾乎動起手來。為了這件事,從京城前來參加葬禮的徐世昌等朝廷大員都紛紛出面調解,但袁世敦就是不聽,還擺出一副一家之主的派頭說:“不要以為官大就能壓我,袁家的事,還是我說了算!”

在封建禮制的束縛下,縱然袁世凱有權有勢,最后竟然也無能為力,只得含淚另選墓地,安葬生母。離開項城時,袁世凱指天發誓:這個傷心地,他一輩子也不會再回來了,死了都不會回來!

后來,袁世凱在安陽購地建宅,死后果然也葬在了安陽。

官場的做人與權謀 將一場群毆變為結拜

袁世凱的一群兒女中,最有名的是老大和老二:袁克定和袁克文。

袁克定(1878~1958)是袁世凱的正室所生,乃嫡出的袁門長子。袁世凱極為器重這個兒子。剛成年時的袁克定,公子哥派頭十足。有一次,他在天仙戲院與李蓮英的親侄子“大城李”搶風頭,雙方動手,演變為一場轟動京城的群毆。

袁世凱得知后,大發雷霆,吩咐人將袁克定叫來,提著鞭子狠狠抽打了一頓。接著他派人拿名片請來大城李,放下架子,一口一個賢侄叫得親熱,當場叫袁克定給大城李賠禮道歉,奉之為上賓,擺酒設宴盛情款待。此后不久,又讓袁克定與大城李磕頭燒香,結拜兄弟。

經過這么幾個來回,得到袁世凱如此優待的大城李,心中的怨氣自然是煙消云散,甚至有些受寵若驚,逢人便說袁世凱了不起,肚子里能撐船,是做大事的人物。顯然,在叔叔李蓮英那里,也不少說袁世凱好話。

父親的手腕讓袁克定佩服得五體投地,他從此告別花花世界,全心投入到權力游戲中。

袁世凱教給袁克定的,可以歸結為兩點:做人和權謀。做人最要緊的是低調和謹慎,而權謀,則需要處理復雜的人際與現實關系。在中國這個講究人情的社會里,“結拜兄弟”是袁克定學到的重要一招,他的結拜兄弟既有貝勒爺載振,也有汪精衛,還有革命家蔡鍔等。

這些人政治觀點各異,但都擁有舉足輕重的影響力。袁克定能把他們一一搞定,由此可以看出,這位大公子看重的不是政治志向,而是現實利益。

袁克定一次騎馬摔傷后,到德國治療,受到威廉皇帝的接見。德皇認為,德國和日本所采用的君主立憲政體,最適合中國,這對袁克定造成了很大的影響。辛亥革命爆發后,袁世凱掌握最高權力,這讓袁克定看到了自己當皇子的機會,也為袁世凱最后的悲劇埋下了伏筆。

家書家訓悉心點撥 他依然成為風流公子

和袁克定傾心政治不同,袁克文則是典型的公子哥兒。袁克文出生在朝鮮,他的母親是袁世凱在朝鮮所娶的三個姨太太之一,嫁入袁府時才16歲。這是一門荒唐的親事:金家本來以為嫁給袁世凱當正室,結婚后才知道是姨太太,甚至,陪嫁過來的兩個丫鬟,本來是陪伴小姐的,也被袁世凱收做姨太太。

不過,袁世凱對袁克文絕對是疼愛有加。這種疼愛,體現在一個“嚴”字上。袁世凱有很多寫給家人的書信,其中有封《示次兒書》就是專門寫給袁克文的,那一年袁克文才十歲。

袁世凱在信中寫道:“近聞你行事喜效名士,此非具有真才實學者……安得將所讀之經史子集,盡記頭腦,以充腹簡,唯有勤動筆多思一法。于讀書時,將典故分門別類,摘錄于日記簿,積久匯成大觀。”(如左圖)袁世凱還為袁克文擬定了一份立身課程,值得如今做父母的認真借鑒——

早起:黎明即起,醒后勿貪戀衾綢;

習字:早餐后習字五百,行楷各半;

讀經:剛日讀經,一書未完,勿易他書;

讀史:柔日讀史,日以十頁為限,見有典故及佳句,隨手分類摘出,以資引用;

作文:以五十為作文期,以史論時務命題,兼作詩詞;

靜坐:每日須靜坐一小時,于薄暮時行之,兼養目禮;

慎言:言多必敗,慎言,即所以免禍;

運動:早起臨睡,須行柔軟體操;

省身:每日臨睡時須自省,一日做事可有過失,有則勿憚改,無則加勉;

日記:逐日記載毋間斷,將每日自早至夜,所見所聞所作之事,一一記出。

盡管對兒子用心如此,最后袁克文卻依然以“民國四公子”的風流倜儻而青史留名。

寵愛寬容都給女兒 不嫁皇帝也只是一笑

在女兒中間,袁世凱最寵愛三女兒袁靜雪。這位嚴父明白女兒要富養的道理,對袁家的“公主們”管教比較寬松。

袁靜雪在《我的父親袁世凱》中回憶,有段時間,她和二姐曾經讓袁克文帶著自己出去看戲,每天從袁府里進進出出,黃包車就停在大門口,袁世凱只作不知。

袁靜雪在教館里頑皮,把石筆研成粉末撒在講臺上,來授課的老師當場滑倒。五姨太向袁世凱報告這一情況后,袁世凱只是把袁靜雪叫來,輕描淡寫地說了幾句便不管了。

五姨太為這件事把袁靜雪關在屋子里重重責打,袁世凱知道了,板著臉對五姨太說:“下次你再這樣打她,我就這樣打你!”

袁世凱擔任民國大總統時,曾打算將袁靜雪許配給宣統皇帝溥儀,但是袁靜雪又哭又鬧,死活不從。袁世凱也不曾為此動怒,只是哈哈一笑,這門親事也就作罷。

袁世凱對女兒的態度,彰顯出他思想中寬容和新潮的一面。事實上,袁世凱對當時的新思潮都有所了解,尤其是在對子女的教育方面,他很能接受新觀念。袁世凱任直隸總督時,在天津創辦了北洋客籍學堂,招收順天、直隸兩省客籍官員及幕僚的子弟,袁家子弟更是學堂里的主力。

后來,袁世凱不僅讓自己的子女們到德國和英美等國去留學,還把大哥的兒子袁克暄送往美國讀社會學。1920年,袁世凱已經去世,袁克定的兒子袁家融到美國讀書,一起去的還有他的兩個叔叔:十叔袁克堅,十二叔袁克度,雖然輩分是叔侄,年齡卻差不多。

彼時,袁家已經嚴重衰敗,但是這種向學的風氣仍然影響著后輩們。

相關新聞
圖片新聞
海南飞鱼有直播吗 快乐8网址首页 重庆时时论坛 河北福彩20选5124期开奖结果 英国180秒赛车pk开奖 新时时彩快速购彩 700555开奖现场直播o 带玩彩票qq群 双彩开奖走势图 新时时五星杀号 360重庆时时彩基本走势图